http://www.thesandiegoproject.com

〔曦瑶晓薛〕踏血逢故友(一发完)

  随缘更新,只要你命长我命长总会有看到结局那天,发言你怕了吗?粉我写的文你怕了吗?

  1.第一要说的当然是瑶妹生日快乐了,我永远都最爱你和洋哥!!!

  3.瑶妹还有来生,洋哥在地府一直不肯,一直地……等着瑶妹。恶友友情向【其实我觉得恶友也挺好嗑的咳,不是

  等魏无羡和蓝忘机收到消息赶去的时候,发现棺中只有一个聂明玦,并没有见到瑶的身影。

  聂怀桑脸色有些不好,赶过来的仙门百家的主们,脸色也不是很好。魏无羡并没有在意太多,他以为聂明玦身边没了瑶,怨气会失控,所以就打算用陈情笛压住其怨气。

  怪不得没有了瑶,聂明玦还能如此安安静静的,原来是一身怨气都没有了。

  在仙门百家的僵持下,魏无羡最后还是决定招魂——当然是招瑶的魂。

  魏无羡和蓝忘机交换一个眼神,蓝忘机瞬间了他的意思,然后开始用忘机琴问灵——当然目标还是瑶。

  金凌看了一眼消瘦很多,脸色颇为苍白的蓝曦臣,有些的开口问:“……怎么样?”

  魏无羡点了点头:“赤锋尊的魂魄安好,怨气也已消。但是……瑶的魂魄……”魏无羡看了一眼蓝曦臣,脸上闪过不,但是最后还是继续说:“招魂无果,问灵无果,瑶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,没有任何的痕迹了。”

  魂魄都没有了,就算尸身还在又能如何?而且……瑶死前断了手臂,又被蓝曦臣刺了一剑,这样的尸身就算制成凶尸战斗力也不强。

  “……”金凌闻言后整个人不敢置信的踉跄着后退了一步,幸得身后的江澄扶了一把:“金凌!”“……我没事,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金凌几乎下意识的强调。

  “……”江澄皱了皱眉,见金凌脸色越来越不好,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  聂怀桑的脸色也不怎么好,特别是听到这个说法后。最后他摇了摇扇子,道:“所以说,三……瑶的魂魄被我大哥撕碎或者被我大哥吃掉了。”本来是疑问句却被他用肯定的语气说了出来。他每说一个字,蓝曦臣的脸色就更加惨白几分。

  魏无羡叹了一口气:“理论上是这样。”他看了静静躺在棺材里的聂明玦,摊了摊手道:“谁知道呢。”

  瑶……真的连魂魄都找不到了吗?他真的被赤锋尊挫骨扬灰,最后了?

  曾经风光一时的敛芳尊,最后还不是被嫉恶如仇的赤锋尊挫骨扬灰,最后在这个了?

  孟婆看到一个新的灵魂到了她这里,当她看清这个灵魂的模样时,愣住了。

  这是一个不是很高的男子,长着一张讨人欢喜的脸,脸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。他的唇角带着血迹,披散着一头长发,眉心一点朱砂,不过有些化掉了。身着一身雪浪袍,不过身上都是血迹,而且他的右手居然断了……总之,看起来死的很惨的样子。

  真的是……好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么惨的鬼了。上一次见到这么惨的鬼,是几年前来着?三年前还是四年前?鬼见得多了,也就忘了。不过死的太惨的鬼,她还是有印象的。

  “你好。”对方居然和自己打招呼了。孟婆愣了愣,然后下意识的说:“你好。”

  “我是孟婆。”孟婆突然觉得这个鬼也有意思,于是起了聊下去的兴致:“你生前叫什么?”

  “以前叫孟瑶,后来叫瑶。”瑶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的改变,还是那么温和。

  “你是一个生前很有故事的鬼。但是……”孟婆摇了摇头,然后舀了一碗汤,递给他说:“然,命已绝,人成鬼,往事如烟,生前一切皆抛。你要喝下我这孟婆汤吗?”

  瑶接过后,并没有立即喝下孟婆汤,他问:“请问孟婆,您可曾遇到一个叫薛成美和一个叫苏悯善的鬼?”

  还真别说,这两个鬼她还真见过。而且……她刚才想起的那个鬼,死的时候确实和瑶一样惨。

  而那个鬼——就叫薛成美。不过他并不喜欢别人叫他薛成美,他更喜欢别人叫他——薛洋。

  “挺巧。薛成美和苏悯善我都见过。这苏悯善已经去了,至于这薛成美,并没有。他说,他要等一个人,等那个人来了,他会和那个人一起走。”

  “成了,我知道孟婆你厌烦我总是在你身边打扰你了。”这个时候,一个让瑶十分熟悉的声音响起,他下意识的转过身看向来者:“不过今天过后,我就不会再打扰你了,因为,我等的人来了。”

  瑶看着同样狼狈,同样没了一条手臂,同样死的很惨的薛洋,有那么一些愕然:“成美?”

  “擦,能不能别叫这个名字?小矮子你是不是欠尸毒粉了?”薛洋飘到瑶身边来,挑了挑眉这么说了一句。他打量了好一会儿瑶,又开口说:“你居然能撑这么久,我还以为我死了很快你也会死。”

  “确实很快,不过发生了点儿变故,不然你真的很快就在地府看到我了。”瑶毫不在意的继续说:“成美你居然等我和你一起去,我深受。”

  “……”薛洋觉得自己变成鬼了应该不会起鸡皮疙瘩才是,可是事实正好相反。于是薛洋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小矮子,你怎么死了都这么恶心我。”“彼此彼此。”瑶笑着回应。

  看着薛洋一副恶心的模样,瑶继续说:“我说真的,我真的有些。”

  薛洋说:“你刚才说的是‘深受’,现在给我来一个‘有些’,你当我三岁小孩逗我呢!?”

  瑶依旧微笑着说:“我没有开玩笑。成美,我以为你会等晓星尘。”

  “哈,你说什么呢?谁会等他?”薛洋垂下眸说:“清风明月会来地府?他不会来这种地方的。”

  “其实死了之后,来到地府,在地府这三年,我想通了。”薛洋说:“断指,是我恶的起源;断臂,是我恶的终结。人都死了,仇也报了,别人爽快是爽快,但我有些累了。反正,这么多人,我杀不完,那就不杀了,没意思。至于晓星尘?愿他下一生继续做他的清风明月,我继续做我,两不相关;他走他的阳光大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谁也不碍着谁。”

  薛洋似乎有些,冷笑道:“赶紧一起喝孟婆汤,和本大爷一起去。本大爷下一世若是还能见到你,非大宰你一顿不可。”

  瑶道:“好。不过,到底是你大宰我一顿还是我大宰你一顿,还说不定呢。”

  孟婆见这两只鬼决定了。于是又盛一碗孟婆汤递过去:“喝下孟婆汤,忘了前尘往事,赶紧去吧。”

  两碗盛有孟婆汤的碗相碰,然后瑶和薛洋几乎一起喝下了孟婆汤。

  “孟婆,多谢您的孟婆汤。告辞。”“告辞,老太婆。”瑶和薛洋一前一后的说。

  他们肩并肩向前走着,前方的,他们谁也不知道是如何的。不过,这不重要。

  瑶和薛洋都觉得自己对生前的记忆开始记不清了,也许很快,他们就都不认识彼此了。

  “小矮子。”瑶听见薛洋说:“如果下一世我还能真的再遇见你,我继续做我的,继续做你的恶友。我掀桌子你赔钱,我闯祸你解决,我你帮忙放火……如何?”

  蓝曦臣啊蓝曦臣,我这个人的心是黑色的,心切开了还是黑色的,可是心的中间有一个白点,那是你。我对你留着这么一份,这么一份善意,这么一份,结果就是因为这一份这一份善意这一份,我死了。

  果然,怎么能还有?还有善意?还有?真是可笑又可悲。

  你继续做你的正道,我继续当我的,两不相欠,永不相见。

  孟婆看着瑶和薛洋离去的背影,突然觉得自己出现了——不然怎么会看到他们两人都穿着干净的雪浪袍,而且双臂还完好着呢?

原文标题:〔曦瑶晓薛〕踏血逢故友(一发完) 网址:http://www.thesandiegoproject.com/shehuixinwen/2020/0517/15983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