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thesandiegoproject.com

爆雷、裁员、资金链断裂……50、财经新闻、0亿

  原标题:爆雷、裁员、资金链断裂……500亿元的少儿编程赛道怎么了?

  出品 创业最前线

  作者 张茹雅

  责编 林中

  11月,少儿编程赛道两家头部企业的负面消息奠定了行业凛冬基调。妙小程无故停课,上海办公地点全部搬空,正在寻求上市收购;同样起步于“少儿编程元年”的西瓜创客完成1.5亿元,三个月后却着手裁员。

  行业一时间风声鹤唳。小众教育科目少儿编程晋级“风口”,与政策推动和资本有直接关系。而今出现停课或裁员,资金链断裂既是原因也是结果,个中缘由与市场认知低、不成熟的运营模式、课程设置等都有直接关系。

  三年前,少儿编程备受瞩目,它是投资人眼中五年内规模可达500亿元的黄金赛道,高瓴、真格、经纬创投等纷纷进场。截至去年9月,少儿编程创业总数已超过200家,其中约50家公布情况,行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爆发期。

  但三年过去,资本的添柴加薪并没有点燃这个慢热的赛道。能否扛过这个寒冬,是已经入场的玩家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。

  2019年的资本寒冬为少儿编程打了一层薄霜。

  11月下旬,在线少儿编程平台西瓜创客传出大规模裁员消息。具体裁员比例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众说纷纭,有称100多人、400多人,也有说60%。

  「创业最前线」据此联系到了西瓜创客相关负责人,对方回应称的确进行了人员结构调整,此次裁员比例在15%左右,对于离职员工也给予了相应补偿,而新岗位也在同时招聘。

  对方还表示,此番调整也包括在成立西瓜创客赛事中心,与相关机构开展赛事合作协议。

  无独有偶,此前《新京报》报道称,在线少儿编程机构妙小程已暂停网络授课,家长无法联系上授课老师,的会员费无从追讨。

  据报道,妙小程剩余课时的微信群人数已过百,家长们被欠课程费用在一千余元至上万元不等,该上海办公地点也几乎搬空。

  11月15日,妙小程官网公告称,目前正与上市协商收购,需停课1至2周,若协议达成,则恢复上课;若协议失败,妙小程将协助学院转到某国内排名前三的在线日晚间,妙小程创始人兼CEO管春华回应界面教育称,已有确认收购妙小程,目前正在处理,并表示妙小程争取在未来一周内全部复课。他还表示,此前曾进行裁员,主要针对电销团队,部分办公场地已退租。

  起步于2017年4月的妙小程共完成三轮,最近一次发生在2018年9月,由创世伙伴资本领投、三七互娱跟投,额近千万美元。但据业内人士透露,妙小实的数额并没有这么多。

  该业内人士还讲道,妙小程曾在业内寻求合作,但他认为双方经营模式差异较大,最终也就了妙小程的收购邀约。

  同样起步于2017年“少儿编程元年”的西瓜创客,刚在今年8月底完成1.5亿元币,投资方包括泛海创投、财经新闻经纬中国、新东方、百词斩、红杉资本、泰富投资等。完成三个月后,西瓜创客传出裁员消息。

  有人说,少儿编程当下的境遇仅是上升期必然面临的发展节点,也有人说这是“停风”,甚至会有疑,少儿编程事实上只是一个“伪风口”,如今的一切只是资本的狂欢。

  去年10月学霸一对一暴雷事件,揭开在线教育暴雷潮篇章,自此之后,暴雷、跑类关键词与在线教育如影随行,突然闭店的教育机构已不下20家。妙小程和西瓜创客的问题,也标志着严峻的经济已经蔓延至少儿编程。创投圈几乎所有的风口都曾被裹挟,变的是行业,不变的是嗅觉敏锐、“当机立断”的投资人们……

  阿尔法营少儿编程创始人兼CEO余宙华10年前入局少儿编程,了这个行业从无人问津到热潮涌现,又回归现实。

  2017年底,少儿编程拥簇者数量达到顶峰,“那会儿最火”。政策是行业成长重要推动力。2017年7月,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印发,明确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此后,不断有国家和地方政策鼓励少儿编程。

  2017年11月,高瓴资本领投编程猫B轮。彼时,赛道外观望的资本更少儿编程的未来。另外加上2018年3月,持续32年历史的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暂停举办,认为这是遏制竞赛热看重素质教育的表现。镀金后的少儿编程是投资人眼中下一个五年内规模可达500亿元的行业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去年9月,少儿编程创业总数已超过200家,其中约50家公布情况,红杉资本、真格基金、经纬创投、高瓴资本等知名机构已经入场,少儿编程成功晋级风口上的“猪”。

  市场需求弱的情况下,想要通过快速扩张、扩大生源形成正向现金流就需要很长周期,它远超投资人预期的时间长度。余宙华做少儿编程10年了,能感觉到少儿编程市场在增长。“我最开始招生比现在要难得多,当然,现在依旧很难。”家长对少儿编程的认知水平较低,不涉及考试的课目又不受家长重视,支撑复购的动力就显得十分薄弱。少儿编程盈利困难,想要维持平台的正常运转,必须依托强现金流,是当务之急。

  作为一个小众学科,培训机构招生时免不了向家长详细介绍课程内容。“我总会翻来覆去地讲少儿编程课程的意义。家长往往会觉得这个课程占用了孩子补课时间,有这个时间他可以带孩子补英语课、数学课。”每当遇到这种情况,余宙华总会一遍又一遍、不厌其烦地和家长少儿编程课程对孩子思维发展的必要性。

  “如果孩子的数学课、英语课作业比较多,少儿编程总是最先被停掉的。”家长更看重孩子的升学率,少儿编程这类逻辑思维培养学科在数学、英语面前只能被推后,这也导致少儿编程课程复购率低迷。

  生源不稳定,平台人员配置总让创业者们头疼。“每次和同行见面聊的问题都一样:每个店需不需要安排五六个老师?安排几个人在店里合适?等等。”学生学完一学期就离开,他们又要拼命招新,线上渠道引流又很贵,余宙华也很无奈。

  计算机指令和自然语言相比,更类似于数学却又在数学之上,它是一种非常简洁的基本元素。这些知识对于一些聪明的孩子来说,基本上三四个月就可以学会,而涉及到更深层次的内容,余宙华认为孩子并不能完全理解。这之间有一道巨大的鸿沟。

  在余宙华心中,编程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物。回忆起三年级时教儿子学编程,他总是告诉儿子“学编程是一件很酷的事情”当这道鸿沟出现,孩子问起“爸爸,我们今天做什么”时,他总会觉得压力很大,“因为我不知道该讲什么了。”他不知道要如何迈过去。

  余宙华教儿子学习编程的经历,创业者也遇到过。很多互联网工程师加入少儿编程行业前,都认为教小孩子学编程很容易,他们带着钱进场后发现,低估了少儿编程的内涵。财经新闻

  余宙华做过很多尝试。直到后来,他将少儿编程学习以生态平衡教育形式输出。比如他会带着孩子用程序模拟草原生态系统,他们用计算机模拟很多生物,使其达到生态平衡,孩子可以控制其中一些关键因素变量,对生态系统进行干预。如此一来,孩子可以理解平衡生态运动的过程。

  他找到了一种延续课程的方式,而招生是另一件头疼的事。“我做少儿编程10年了,招生依旧很困难。”余宙华说。

  他们曾经在学校门口发,但几乎没有任何作用。这个赛道想要招生,除了老介绍生源,线上烧钱做网络营销推广也是一种方式。

  获得的往往会在百度等平台上大手笔投放,获客成本正常情况下是4000元,最高达万元,该成本几乎超过英语招生。招生成本差不多是客单价的一半,机构亏损在扩大,企业难以为继之余,行业规模不断收缩。财经新闻

  核桃编程CEO曾鹏轩曾表示,“如果你只是做很多运营而没有自己的产品,教育不会成功。只有让教育产品化,才能使学习效果持续提升,方可实现规模化盈利。”

  2019年,全国少儿编程比赛报名人数约为一万五六千人,最后不到一万名孩子参赛。该项数据相对于2015年3000名参赛选手翻了三倍不止。即便增势明显,背后也是因为产业本身基数小,增幅便很明显。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普罗大众对编程认知匮乏。

  “我几乎接触过所有一线投资人,他们都很急,一开始就聊打法、数据。”余宙华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说道。少儿编程发展弧线很缓,人们学习少儿编程的也没有想象中高涨,“的确在涨,但确实很慢”。

  纵观危机的教育机构,基本上都是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崩溃。可以是救命稻草,也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少儿编程洗牌在即,新秀们资金危机,头部企业也在瘦身过冬。赶在年末,少儿编程泥沼引人深思:

  *文中配图来自:摄图网,基于VRF协议。

原文标题:爆雷、裁员、资金链断裂……50、财经新闻、0亿 网址:http://www.thesandiegoproject.com/caijingxinwen/2020/0409/5134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